再見了,My Tokyo...          (drawn by Yichun)


by ennsinn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松一,有件事一定要跟妳講!
前幾天交流協會的莊小姐寫伊妹兒來,
說有一位今年考上交流協會的人想要唸東工大的經營工學,
問我可不可以給他聯絡方式。
剛好我週四要上台北一趟去找人力仲介,
所以就剛好跟他以及另外一個也是今年考上交流協會的朋友見面了。

那個男生在電話中的談話聽起來很老實,
在我們還沒見面時的電話聯絡中就跟我說過,
他已經拜讀過你的網頁了,
因為一找東工大的台灣人就只會找到你的。
啊我就回說,那他應該可以在那上面找到我。
沒想到,那男生說,那裡面常會出現的人好像就只有兩位...
(他說的常會出現的這兩位當中有一位會是我嗎?)

後來碰了面之後,
才發現他才不是老實人咧!
看起來人很老實,但是講話可搞笑的咧!
他可是和左兄同鄉的高雄人,
而且和左兄一樣對秋葉原有著莫名的熱愛度!!
在我簡單地介紹東工大的經營工學後,
我就不斷地推薦他可以考慮東工大,
這麼一來他就可以和左兄一起手牽手去逛秋葉原了...
(左嫂,妳會不會恨我...)

重點是,那個男生說他寫信給你,
你都沒有回...
然後我就說,你一定是太忙了,所以才沒有回信的...
他又說,你的網頁實在是寫得太讚了!
說你都會把吃過的泡麵還有去過的地方都拍下來,
簡直就跟他一樣。

我先來小小簡介一下這一位未來可能會是我們小學弟的資料好了!
姓名:邵xx
性別:男
學歷:中山大財經系(的樣子)
曾任:啪那索呢庫 (等等等)
年齡:27
留學:曾經在大四時在日本東京法政大學交換學生一年
其他:台灣的「倒」國精神甚強 (牆頭草,兩頭倒)

他現在已經有寄給一橋大了,
我就跟他建議,也可以投東工大看看...
雖然東工大的怪人多,
但是嚴格說起來從商要轉一點工的話,
經營工學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只是,現在的入學考要七科全考,
不像我們當時只要七科裡選三至四科...

反正那個小男生就是很好笑就是了!
講到最後那個小男生要我跟你說的是...
他說他是看了很久才參透你的那個手錶內的玄機!
參透後他就拍手叫好地說,
這個點子真是太讚了!
接著又是讚不絕口你的網頁...
(看來他應該是從你的網頁中尋回了很多當年在東京留學的回憶)

以上,就是這個樣子!
如果你願意的話,
下回我再把他的msn跟你講,
讓他再直接問問你...
(他也有想要進你們研究室說...)

報告完畢!!
[PR]
# by ennsinn | 2005-10-23 16:24 | ― 伝言板 ―
哇哈哈哈哈!
我有看了妳最近更新的東東了哦!
可惡,居然把我要回台前一天的糟模樣放上去了...
(唉呀,我的美好形象沒了... 嗚... )
不過,一下子就看了很多篇妳的新作,
真是很滿足啦!

對了,跟妳講一個小秘密哦!
那個我的朋友瓶子她在看了妳的網頁後,
發現她和你是高中同屆哦!
而且,她的朋友和妳還是同班咧...

這就是告訴我們說,這個世界真的是很小,
所以人真的是不能做壞事...
要注意!!!! ← 共勉之!!! (笑)
[PR]
# by ennsinn | 2005-10-18 13:46 | ― 伝言板 ―

【生放送】 錯覺

回來一個多禮拜了。
人雖然已經身在台灣,
但有時卻會有還在東京的錯覺。

看電影的時候,
過馬路的時候,
喝咖啡發呆的時候,
走在旁邊沒有人和我說中文的街頭的時候。
即便只是心裡頭一瞬間浮現的錯覺,
我真的還沒有完成習慣我已經回到台灣的生活。

這樣說或許很難懂。
明明台灣是我待了二十幾年的老地方,
怎麼可能光是去日本待了兩年半就有那麼深的印象及影響?
說實在的,我也不懂。
或許是,我還想念那個在東京過得自由自在的野馬生活吧!

昨天,我已經聯絡人力仲介保聖那公司了。
今天也寄了更新後的履歷,
週四要上台北一趟去面試順便去巡迴訪友一下。
本週的行程比上週還擠得多,
週五週六週日好幾攤...
我果然是不適合太孤單自閉的生活,哇哈哈哈~
[PR]
# by ennsinn | 2005-10-18 13:37 | ― 生放送 ―

【練習板】 自白

下午五點半,漫長且無聊的工作終於可以結束了。
拖得疲憊的身軀爬到停車場,
開了車門,整個身體就往車裡堆。
啟動引擎後,趁著暖車的空檔調了調兩側的後照鏡角度,
很自然地,也順便照了一下自己的樣子。
我在微沾灰塵的後照鏡上看見了今早剛刮的鬍渣一下子又冒了幾根出來,
習慣性地用手摸摸下巴感受到那微刺的痛感。
我對著自己吐了一口氣,並且笑了。
是的,我是笑了,心想著,好險今天沒有和你約碰面,
不然就要讓你看見我的這等模樣。

我是多麼多麼努力地,
想要在每一次出現在妳面前時,
都能是最完美的那一面的我。

都已經十月多了,
但天氣卻還是悶熱得很。
我將車內的冷氣開到爆冷,
依舊是滅不了一路塞車讓人心浮氣燥的無名火。
我被困在長長的車陣中,
還有那不深不淺的對妳的想念。

是的,我很想妳,
尤其是,我很想念和妳一同奮鬥的那段時間,
儘管只有短短的兩個多月,
但卻是我記憶中的一段長長幸福。

身為同期新人的我們,
有驚無險地好歹也撐了這麼多年,
終於從菜鳥熬成半生不熟的老鳥了。
那時,立在我們面前的考驗是一項具有象徵性的昇等考。
過了,荷包就能迅速往上跳,
沒過,就只能守著三萬出頭的薪水慢慢熬。

這等攸關「身家性命」的翻身時機,
怎能讓它白白地從手中溜中。

於是,我們說好要一起努力。
那時的我們約定好每晚要到離公司還有一段距離的圖書館去K書。
我知道若是在大家都下班的那個時段開車去那圖書館的話,
肯定是耗在車陣裡的時間多過於實際所需之路程時間。
這樣子實在是太浪費時間了,
把我能和妳相處的那段寶貴時間都浪費掉了。
為了能多和妳相處多一點時間,
將代步工具從汽車換成機車則是我的不二選擇,
儘管,騎機車上班會拉長通勤時間,
但我卻貪婪地寧願拿那些漫長的浪費
以換許多一些可以和妳共處的時光。

我們在下班碰面後,
總是一起吃晩飯的。
習慣性地我就是喜歡走在妳左手邊,
最愛看妳每回看著眼花撩亂的小吃店困惑的表情,
妳那微微噘起小嘴的左臉顯得特別的孩子氣,
卻也是我被妳深深吸引的地方。
妳就是這樣子的,是個十足的傻女孩。
我也並不是只看見妳的美好,
只是妳的缺點所佔的比重,
也遠遠不及那千分之一的妳的好。

不曉得是誰說過類似的話,
無論在別人眼中的你是多麼的不完美,
都無損及妳在我心中的所有美好。

是的,我捫心自問,
把妳那些美好穩穩的確保在我心裡的,
是一股名為「迷戀」的力量。
是呀,我真是為妳所深深迷戀著。

迷戀妳的我總是很容易就因妳而快樂著。
即便是一同傷腦筋想要吃什麼晚飯好的短暫,
即便是同桌而坐埋首苦讀的漫長,
即便是一轉身不小心碰觸的瞬間,
即便是談話中不經意的眼神交會,
即便是妳和我笑著說再見的離別,
再再都讓我有著被愛情包圍著的幻覺。

朋友笑說,那只不過是我的自編自演的「假性愛情」而已。
我說無所謂,我只想好好把握現在的每一刻,
不願貪求太遙遠的長久。

叭叭叭───
後面傳來的急促喇叭聲中斷了我的思緒,
急急忙忙地我只得跟上了前頭的車潮,
繼續開往回家的路。

回到家吃了飯洗完了澡,
正想窩在電腦前混一混,
就在這個熟悉的時間點,
門鈴響起了。

是我那交友不慎的那十幾年的老同學來了。
話說她這陣子在找工作,
但是家中沒有網路可用極為不便,
於是腦子一動就動到我這裡來。
唉,誰教我離她家也只不過三分鐘的路程。

寒暄還沒三兩句,
老同學整個人的視線及心思完全放在電腦螢幕前,
猶入無人境界之高深專注。
她向來是這樣子的,這麼久以來我也習慣這種相處模式了。
胡亂抱了幾本書,我走到客廳裡開了電視漫無目的地轉。

突然,房間裡傳來一陣驚呼聲,
我急急忙忙地跑去瞧個究竟。
原來,是妳在電腦那頭用skype呼叫著。
老同學很識相地讓出電腦讓給我,
她完全知道妳的一切之於我是多麼的不想錯過。

她靜靜地起身不想有所打擾,
就在轉身離開的時候我拉住了她。
我用著靜默無聲的口語對她說了聲謝謝後,
還不忘補上一句「記得把欠我的那篇早日寫來」。

這就是,這篇自白的由來。
[PR]
# by ennsinn | 2005-10-16 22:16 | ― 練習板 ―

【生放送】 sorry ne!

Sorry ne!

剛才我急急忙忙沒預警地就從msn滾下線,
實在是歹勢咧...

那是因為...
網咖主人有更重要的任務要做...
所以想當然爾小民當然要立即配合啦...

所以所以...
請大家多多見諒...
[PR]
# by ennsinn | 2005-10-13 23:24 | ― 生放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