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My Tokyo...          (drawn by Yichun)


by ennsinn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生放送】 找工作- 4

哇哈哈哈,又到了來更新現況的時候了~

首先,先來說說上週五的面試情形。

話說那天一大早我要搭八點四十一分的電車從樹林到湖口去,
於是早早就起床,打算偷偷溜回老家打扮,
趁機會想說可以偷懶一天不用載賴大隻賴小隻去上學,
沒想到當我要出門時,大隻小隻也已經準備就緒了,
無奈的說只好穿著套裝拎著他們兩隻出門。

把他們送去上學後,我回到老家打扮一番後就出門去坐車了。
很意外地,電車裡的人很空,所以可以一路坐到底。
坐到湖口前,我已經偷睡了很多回。
下了車,搭了計程車就往面試的公司去。

那是一個看起來還不算太小的公司,
進去要拖鞋,而且每個人都穿制服,
看來我以後若是進去了也可以省下一大筆的置裝費。
引領我去面試的是一位李先生,
把我帶進一間小密室之後,
就留下兩張紙(伊妹兒往來書信)要我翻譯。

起初,我傻眼!
啥?翻譯?有翻譯?
人力仲介明明跟我說只有面試沒有筆試呀!!!
但是我可是元營業的白豆花耶!
我怎可讓敵方發現我的懦弱及害怕!!!
於是我就用很從容地笑容跟那個李先生說,好的,我知道了。
(但事實上是雙手雙腳都在抖...)

要翻譯的內容不多,一份是日翻中,一份是英翻日。
其實我的英文超弱的,又沒有帶電子字典,
我很怕那裡面的英文我若是都看不懂的話怎麼辦!!?
於是我先從日翻中開始做起。
看了看內容,感覺起來沒有太多難字,
大概花了十五分鐘就翻好了。

接下來的就是英翻日了。
定神一看,哇哈哈哈,好險,
上面寫的單字看起來每個我剛好都認識耶!
真是上天有保祐!!
不過英翻日總還是讓我多花了很多心思在翻譯,
答案紙上被我用筆塗得一坨一坨的,
真是難看死了。
所幸我在皮包中翻到立可白,
雖然立可白的痕跡也沒有說多好看,
但總也還是比我那些亂塗還來得好。

後來李先生進來了,把我那兩張及答案紙收走了。
李先生再次進來又把我帶往另一間密室去等待。
接下來的是人事副理及技術xx長官。(名字我忘了)
一坐下來,是人事副理先用中文問我有沒有進出口的經驗,
我當然說有啦!(實際上也真的是有啊!)
然後問東問西後就問到薪資去了。
原本我想問他們說那他們都給多少錢,
但他們堅持要知道我的希望待遇,
聽他的口氣,好像他們公司開的價的不高,
於是我就很保守地說了一句,不要低於四萬就可以了...

後來,最後一關是那日本人對我的面試。
想當然爾,就是要先來一段日文自我介紹啦!
哇哈哈哈,我可是白豆花咧!
這項最基礎的必考題我早就料到了,
早在昨天就在家背了很多回了,
但是真正面試時總還是有點小緊張,
不容易被發現我是早已背好有準備的了...
總之就在有一句沒一句的日文對話中面試就有驚無險地過了...

最後,他們問我這是第幾家面試的公司。
我回說,這是第一家,不過如果我這家能夠被錄取的話,
我也不太想再去第二家面試了。。。 
(秋神父後來對於我說的這一點相當的不滿,覺得我實在是太笨了,笑。)
那台灣人的人事副理馬上就把我剛才說的用日文翻那個日本人聽,
那個日本人就說,「ok,那我們就錄取她吧!」

哇哈哈哈哈!當下聽到自己被錄取,
的確是有點小開心~
最快上班時間是十二月一日。
雖然那家公司我已經覺得很ok了,
但是我還是會再去試試三井物產的那家面試...
(免得又被秋神父說我實在是太懶惰了!)

唉,希望三井物產的筆試不會太難...


追伸
秋神父,妳們公司一直不叫人家去面試啦!
(嗚... 人家也想要做像你那麼涼的工作嘛...)
[PR]
# by ennsinn | 2005-11-14 16:10 | ― 生放送 ―

【生放送】 找工作-3

咳咳咳...

小民終於要在本週五來去面試了!!
職稱是採購
希望能擺脫看人臉色的死業務角色...

加油加油加油!!

以上。


另,近期內要回日本工作應該是不可能的了
看來只能期待快快找到工作還清債務才能快樂地到東京出遊~
[PR]
# by ennsinn | 2005-11-09 12:07 | ― 生放送 ―

【生放送】 送走了

為期短短幾天的招待終於結束了...
為了把握短暫的時間
每天就好像是在趕場一樣...
然後回到家後(他們都借住我哥家)
我哥又拉著他們喝酒到兩三點(而且是每晚必喝哦!)
隔天一早我九點就毫不留情地把他們挖起床
快速整理後再繼續踏上滿滿一天的行程...

這次多虧有阿弟仔以天然君的幫忙招待
雖然我一直在喊累
但其實我是最閒的那一個
都嘛是阿弟仔及天然君在做導遊的工作
我我我...
真是太感謝你們了!!
尤其是阿弟仔... 哦! 阿弟阿弟我愛你~ 
(這句話是特地寫給秋神父氣的,哈!!)

他們是昨天離開台灣的
ariki是一早的飛機
瑞穗是下午的飛機
一大早起床送ariki的時候
因為前一晚喝到三點才睡
隔天五點就起床了
所以根本就還沒有睡醒
還來不及離情依依就和ariki說再見了
等到中午快要送走瑞穗時
心裡面那股難過才慢慢湧現

不過我們有約定好說明年三月還要再見面
我要學阿妹仔說的那樣
抱著期待下次再見面的心情快樂地過每一天

只是
這次我可能又是太搞喂了
喉嚨痛而且又幾近快失聲
不曉得何時才能恢復我那美妙的女聲...
[PR]
# by ennsinn | 2005-11-07 22:25 | ― 生放送 ―

【生放送】要來囉!

我那研究室的日本同學們(瑞穗及ARIKI)要來囉!!(他們週日回東京)
而且身帶十盒東京BANANA
以及我上回帶不上飛機的羽毛被
以及上回AMANDA她們來東京送我的可愛折疊椅...
(聽說還有好喝的日本清酒二瓶... 嘻... )

在這次的招待中
感謝那些被我徵召來當伴遊或是出公差的同學好友們...
等我找到工作賺了錢
再讓我好好補請大家一頓吧!!
(我記得這樣的台詞我應該已經講過不下百次了吧... 慚...)

不過,我比較擔心的是
在我這回來後的短短三個禮拜
不曉得日文忘了幾成...
[PR]
# by ennsinn | 2005-11-02 19:19 | ― 生放送 ―

【生放送】不習慣

以前回到台灣只待個兩三個禮拜就又飛回去過苦讀生活了,
然而這回過了兩三個禮拜後我依舊是被留在這裡…
而且很有可能是遙無止期…
在這兩三個禮拜當中,
在那裡養成的習慣慢慢地又要換成台灣模式…
諸如:

在台灣上完廁所後的衛生紙要丟垃圾筒,
東京則是丟馬桶隨水沖走即可
在日本養成的習慣已成了反射動作之一,
結果剛回來的那幾天我家的馬桶有時不太通…
(千萬別跟我媽說是我的傑作)

在台灣搭手扶電梯是靠右站,在東京則是靠左站,
剛回來時常一不小心就站錯邊…

在東京行人是絕對的優先,在台灣行人走路要自己小心,
不然若被車子撞只能算倒楣

在東京的服務品質一級讚,
如果服務人員說隔天新手機就可以用了的話,那大多是說到做到,
但同樣情形在台灣發生的話,服務人員的話可能要打八折,
更糟的時候說是隔天可以好的東西常是要拖個三天才會好…

在東京的代步工具有三,一是電車,二是腳踏車,三是雙腿
在台灣的代步工具有三,一是哦托拜,二是哦托拜,三還是哦托拜
(在東京養成的克苦耐勞的走路精神,
一下子就被摩托車的便利性給擊潰了)

在東京只有六七台的節目可以看,
除了看日劇之外其他時間電視應該都是關著的
在台灣有好幾十台的第四台節目可以看,
我還是除了看日劇(偶爾韓劇)之外其他時間電視也都是關著的

晚上十一二點肚子餓得要命,
若在東京非要走得要死要活才能找到便利商店,
但在找到便利商店前很有可能會先餓死在路上,
索性在家翻箱倒櫃不然就是叫自己趕快睡,這樣子下來不瘦也難;
在台灣一下樓就有好多家攤販等著慢慢龜毛看要吃哪一家的宵夜,
這樣子下來不胖也難…

在東京的電車上講手機會被瞪,手機鈴聲也必須開成振動,
在台灣的電車上大家人手一機講不停,
手機鈴聲千變萬化猶如聯合國…

東京的十月底已經冷到外套都出現了,
台灣的十月還留著夏天的尾巴

在東京的電車每隔三到十分鐘就會來一班,準時是正常;
在台灣的通勤電車則是平均二十到三十分才來一班…
誤點也是家常便飯習以為常…

松一,我看等你半年後回來時應該也要再適應一段時間吧…
(唉,我們都被東京的服務給寵壞了…)
[PR]
# by ennsinn | 2005-10-31 22:13 | ― 生放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