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My Tokyo...          (drawn by Yichun)


by ennsinn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伝言板】 留給松一

松一,你的網頁我沒有辦法留言
我只好寫在這裡啦!(哇哈哈哈哈)

>>有點髒髒亂亂的下北沢,有著原宿的味道,
>>更直接的說,很像是台灣某些著名的夜市區
沒錯沒錯,超級有同感的!我去下北澤時就覺得好像回到台灣一樣的感覺... (笑)

>>一個月前,便與趙老大約好了參加今天的賞楓之旅,發起人是剛到東京前半年時,曾在豌豆敬愛的汪學長家中,有過一頓飯之緣的袁學長,即將返回中國上海交通大學任教前的送別之旅;當時飯桌前除了豌豆之外,其餘4人為西安交通大學校友,seada則託新竹交通大學的福,使得那頓飯的話題,瞬間成了以兩岸交大交流為主軸的搞笑餐會,新竹交大圖書館裡有西安交大送的青銅馬車,西安交大校門口的火鍋便宜又好吃等話語,依稀言猶在耳,時光飛逝,卻已過了兩年光景

我跟你講哦!我真的忘記我們何時在汪學長家和那個袁學長碰過面的事了,還有,我是記得有和中國人朋友們一起吃過飯,席間還東聊西聊聊到西安兵馬俑什麼的,但是與會的中國人同學們的臉早就不記得了耶... 歹勢歹勢!果然還是你的記性比較好啦!哈

對了,講到我那敬愛的常會虧我的汪學長,我昨天去公館時有順便去汪宅拜訪哦!(學長現在人在北科大教書)汪學長那時還在學校忙,所以就我和汪大嫂及小汪在汪宅聊了一個多小時,汪大嫂不小心有跟我爆到郭學長的料哦,等你回來我再跟你講... 哈!。還有還有我跟你講哦!在台灣居然也有東工大的校友會說!而且這週日有聚會,我根本不知道,是汪大嫂跟我講我才知道的,等你回台灣後我再跟你講東工大的台灣校友會啦!

PS 小汪雖然有變得長得比較像汪大嫂了,但是還是看得出來她是汪學長的女兒,唉...
[PR]
# by ennsinn | 2005-11-25 12:09 | ― 伝言板 ―
昨天秋神父特地打電話來安慰我
說,能去屏東也是不錯了啦!
反正「屏東和東京都有個東字」...

拜託,差很多的咧好不好...
雖然屏東之我而言
也像是另一個陌生的國度

唉,搞不好,我以後的網誌標題要改為
「元營業之村婦生活」...
[PR]
# by ennsinn | 2005-11-24 13:12 | ― 生放送 ―
各位看倌們

雖然瑞穗她們回去也快要兩個禮拜了
雖然關於他們來的那幾天的事我一個字都沒動
但是善良的阿弟仔已經為他那身為地陪的那幾天心酸淚
做了完整地記錄

有興趣的人敬請移駕到下面的連結去...

學妹日本同學來台(上)
(應該還有下集才是...)
[PR]
# by ennsinn | 2005-11-18 14:22 | ― 生放送 ―

【生放送】 寫給阿妹

阿妹

回到這裡也整整一個多月了。
可能是在日本留下來的印象太強烈了,
導致於我一直不斷地在問我在台灣的朋友們,
台灣十一月的天氣冷嗎?
台灣的冬天冷嗎?
最冷會冷到什麼程度?
他們最常回我的那一句就是
「啊你是沒有在台灣度過冬天哦?」
聽他們這麼一講,我也找不出什麼好理由來解釋。
我並沒有去了一趟日本就變成了外國人,
我只是在心裡一直殘留著は白茫茫飄雪的冬天模樣,
還有那每早起床一打開水龍頭冰到不行的冷水…
還有那迎風刺骨的寒風以及鼻水流到不行的寒冷
還有出門必備的厚大衣、圍巾、暖暖包、衛生衣褲及手套
還有穿衣前必做的用吹衣機吹熱衣服
還有室外下大雪室溫掉到兩三度的清晨
還有用電熱毯包裏著身體外加兩三層的厚毛襪
還有半夜打電腦打到手快凍成兩串冰柱
還有我們一起去冒險的疑似北韓秘密基地之長津田校區…
怎麼辦,在我腦子裡擠滿的居然都盡是東京的樣子
以致於我居然會忘記台灣的冬天有多麼地溼冷…

然而,自從國慶日那天回到了台灣之後,
生理上一直呈現著水土不太服的症狀
更甚者,在送走瑞穗她們回日本之後,
我那感冒症狀變得更加嚴重了,
如果再這樣一直咳下去的話,
想必很快就能變成「百日咳」了…

在台灣的我常常想起我在南雪谷居住的那間「組合屋」。
儘管現在寄居在老家完全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米蟲般的生活,
但我依舊是懷念在那裡自由自在的半觀光生活。
話說在日本的週末生活和在台灣的週末生活是完全不同的。
在台灣雖然有許多同學朋友,只要一通電話聯絡,
週末也可以過得很熱鬧的,
只是,或許是我們對於台灣過於熟悉,
即便是到了哪個觀光景點也很難有撼動人心的新奇,
久而之久,我們也懶得去戶外的哪裡哪裡玩,
見面常是闢室深談的時間多。
然而,在日本的時間是完全不同的分配。
前幾天我翻出在日本拍的那些相片,
發現我真的很常去打擾左氏夫婦,
幾乎每一個禮拜都會跑去騷擾他們,
跟著他們去遊山玩水或是拉著左嫂去逛街。
就算是一個人過的週末也可以很自在的,
比如說自己一個人騎著腳踏車到處走,
比如說自己一個人買張一日券來個「途中下車」冒險去…
或許真如大家所說的「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就算是平常無比的新宿一逛再逛,
也總是能從重覆中發現一些不一樣的地方。
在生活上的朋友或許沒有像是在台灣那樣地多,
但是在心靈上的充實感卻是不分軒輊的。

儘管我在東京的時候對它百般抱怨,
比如說東京人太冷淡,
比如說東京物價地價太貴,
比如說東京人的腳步太快,
比如說東京裡的物質誘惑太多,
比如說東京的食物太鹹不合胃口,
比如說東京的房子又窄又小,
比如說在東京一次被搭訕的經驗都沒有…
但是,我卻是在離開它足足一個多月之後,
才驚覺到自己其實是很愛東京的。

我的那樣自覺,是起源於上回在三井物產和其他兩位面試者的閒聊。
其中有一位是住在福岡,
恰巧在我去留學之前曾有一次到福岡出差的經驗,
所以我們就從對福岡的印象開始聊了起來。
我說,福岡給我的感覺跟台北很像,
就連溼熱的感覺也類似得的。
她說,某部分的確是那樣,
不過冬天一到福岡也是會下雪積雪的呢!
我聽了,笑了。我回說,東京也會下雪,
只不過可能是因為人口太多太綢密了些,
所以氣溫常是偏高,一年當中大概頂多只會下個三四次雪吧!
要積雪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
後來,我又問說為何當初她選的是福岡?
她回說,她爸常去福岡出差,
覺得那裡很富有人情味而且又很適合學習日語,
所以就把她送去那裡學日文接著就唸大學…
雖然她說的都對,
我完全找不出一個可以反駁她然後說東京比較讚的理由,
但是但是,我真的還是比較喜歡東京耶~
可能是這就是日文諺語所說的那樣「住めば都」
(中譯類似於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我只能不斷地跟她說,雖然東京太冷漠腳步太快,
但是我還是覺得東京好,甚至是覺得,
能在東京過那兩年半的時光也真是夠幸福的了…

「幸福近似於東京」的這個念頭,
是當初我人在福中所不知的。
或許,人都是在離開或是失去了之後,
才知道曾經擁有時的美好。

放心吧!
我不會一直只把心思放在過去的美好時光的。
過去雖然很美好,也很重要,
但是日子依舊是要繼續過下去的,
我會把過去的美好當成是日後幸福的養分,
倘若真有哪一天能再讓我舊地重遊,
想必那物是人非的心理衝擊應是會讓人百感交集的吧…

阿妹,其實我最想念的有一部分也是妳啦!
我想念我每次亂寫後,
儘管妳已經被實驗整得精疲力盡要死要活的了,
可我卻還總是在我把亂寫文完成後,
第一個就吵著要妳先幫我看過,
而且還非得要等到妳給了評語過後,
確定了亂寫文並不會寫得文不對題或是引起公憤或是不知所云
我才敢把那些亂寫文給搬上亂寫台去…
雖然我也不是個厲害的寫手,
妳也不是個人人皆知的文評,
但總覺得只要是妳能從亂寫文中讀出些感覺,
那篇亂寫文彷彿也就不會差到哪裡去了。
妳的認可,對我的亂寫文來說是很重要的。
然而現在,即便是我有時間有心思亂寫了一堆,
也找不到好時機先給你瞧過一遍
唉,其實這才是我真正想說的,
也是我這篇文寫想的主題。

阿妹,我還真的有點想念那個半夜兩三點和妳在MSN上「私通」的東京…




PS
在此要鳴謝我另一個不可或缺的文評老鄰,
倘若哪日我真不小心成為了某某大作家(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天方夜譚)
我一定會在前言的致辭上寫上你(妳)們二位的大名的!!
(哇哈哈哈,我果然是時間太多以致於想太多了…
[PR]
# by ennsinn | 2005-11-18 14:09 | ― 生放送 ―
各位,我昨天去三井物產面試回來了...

原本只是抱著去試試的心態去考,
考完之後,我真的覺得我愧對東x大...
我實在是太丟人了...

話說我去三井物產時(面試地點在台北市敦化南路),
和其他的大商社一樣,
內部裝潢極其富麗,看起來就是有大公司的氣派,
和有工廠的公司的樣子(如三菱化學)又是截然不然的風味...

這次的面試是集體進行的,
總共有三個人到(應有四人,實到三人)
一開始就叫我們三個人一起進去一間大會議室裡等待。
接著叫我們分開坐,開始筆試。

之前我就有聽人力仲介說過有筆試了,
我那時心想,也不就是日翻中,中翻日,或是日英互譯而已嘛...
反正總歸一句就是亂寫嘛...
而且人力還說,就只是考實力,不用太怎麼準備...
沒想到,當我一打開那份試卷時,當場傻眼...

那整篇裡面都是英文...
唯一出現日文的地方也只有說明要怎麼看題目回答而已...
全部都是選擇,完全沒有我可以亂寫亂蓋的餘地!!
裡面分幾大題,考同義字互譯,文法挑錯,閱讀測驗...
天啊,我差點以為我是參加托益的筆試說...
因為很多題我都不會寫(就跟我當時考東x大的入學考一樣)
不知為什麼我就一直忍不住地想笑,
(不過我在心裡的OS可是不斷地在罵著三井物產,
好好的日商幹嘛要考該死的英文啊!氣死我了!)

然後,四十分鐘很快地就過去了。
試卷及答案紙被收走了,
我們也被叫到外面去等候面試。

考完筆試是下午兩點,
面試時間開始是兩點半,
有半個小時我們就坐在大家都看得到我們的地方等著面試,
那種感覺像是我們是待屠的羔羊上下被評量著,
個人不是很喜歡那樣子的感覺。
而且整間辦公室裡靜悄悄,
可以聽到的聲音只有日本人的對話而已,
可見這家三井物產果然是粉大,
就連在台灣發展日人的勢力還是無比地大...
(台人和日人的階級差距應該相差蠻大的吧!?)

在等待之餘,我們三個人就開始聊了起來。
在這之前,我一定要先講講大家的服裝。
我的服裝呢,就是制式地灰西裝,黑皮鞋,白襯衫(傳統的灰黑藍白基本款)
外加一個黑色包包(向玫徵借的,嘻)
結果其他兩人的服裝是
一個穿的也是灰黑藍白的套裝,不過鞋子配了一個米色系列的高跟鞋
另一個穿的是不太正式的黑色偏運動型的線衫,拿的是休閒型的包包
看著看著我突然就想起秋神父跟我說過的,
在台灣面試大家都嘛是這樣子穿的...
今天,我終於在此得到驗證了...

熟料,問過之後才知道,
她們兩位也是留日回來的,
而且每一個人都留得比我還久耶...
一個五年,一個七年...
啊啊啊... 這這這... 那a按ne...

好了,終於到了面試時間。
第一位先被叫進去,等了二十分鐘後換我被叫進去了。
其實我也忘了他們問了我哪些問題了,
我只記得當時我的腦子裡所殘留的是滿滿不會寫的英文題...
我真是太虧對東x大了...

等到面試完,我一走出那辦公室時,
搭著電梯從二十一樓到一樓時,
卻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
我掏掏耳朵,確定我沒聽錯,猛然一看,
居然看到我久違的專科同學...
她是剛好來這棟大樓裡的某間公司出差的
沒想到居然那麼巧說...
 
總之,閒聊幾句我們就說再見了...
一踏出那棟大廈,我就立即打電話給秋神父...
我不斷地跟秋神父懺悔說我剛才的所做所為...
秋神父就安慰我說,搞不好並沒有像我自己所想像的那麼糟...
搞不好他們會打來說我被錄用了...
聽了秋神父的安慰後,我走在大馬路上笑得很大聲,
並且回了秋神父一句,如果我考得那麼爛他們還錄用我的話,
那才有鬼了...

結果,隔半個小時不到,人力公司打來說,
三井物產要我去二次面試...

最後的最後,我還是拒絕了三井物產。
因為本山人的格言是,
要在被別人拒絕之前先拒絕別人呀!!
哇哈哈哈!
(其實重點是我對安靜的辦公室及死板的文書輸入作業不感興趣...)

以上,就是我去三井物產丟人的經過。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我以後要更努力學英文才行...

加油加油加油!!! (我對自己的自言自語)
 
[PR]
# by ennsinn | 2005-11-17 13:17 | ― 生放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