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My Tokyo...          (drawn by Yichun)


by ennsinn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 告解室 ―( 18 )

【告解室】 破記錄

咳咳咳~

本人在此宣布,我的體重已經刷新記錄,
目前下殺至48.6公斤。
如果我再不恢愎大吃大喝的飯桶本性的話,
要再刷新記錄應是指日可待的了~

我不要「三比八」!
[PR]
by ennsinn | 2005-09-09 01:32 | ― 告解室 ―

【告解室】 What Can I Do?

終究,妳那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妳在msn那一頭,透露出妳少見的不安。
我是知道妳的,雖然妳講得很少,
但就算是妳沒說出來的那些,
其實我也都能明瞭的。

因為,任誰都看得出來,
妳早已陷入愛情海中央。

我和往常一般,
只是個靜靜的聽眾。
我聽得出妳的不平靜,
儘管妳試圖還想粉飾著對他的喜歡。

今天我們見了面。
當我問起關於妳關於他,
妳還是口徑一致地,
給了我很多很多妳自以為是合理的解釋,
不斷地想說服我,說,妳對他的熱切只是出自於同處異鄉的互相拉拔。

忍不住的,我淡淡地笑了。
妳的心情我不是不瞭的。
誰都不想在這樣不確定的時間點,
輕易顯露自己脆弱的那一面。
那就好像是,在尚未摸清對方握有多勝算前,
妳卻先不小心亮出自己底牌似的不安。

看了我的反應,
妳更顯得心慌。
不斷地追問著,
到底是怎麼了?

我還是笑著,
只說了一句,
『其實,我都知道的。』

在那一剎那,
我看見妳眼中閃過的驚訝。

終於,妳還是缷了心防。
就像是卸下重擔般似的,
問,有這麼明顯嗎?

我忘了當時我是怎麼回答妳的,
但是我知道,
妳並沒有鈍感到察覺不到自己對他的熱切喜歡,
妳只是還想撐住最後的那道心理防線,
企圖說服自己,所有的不安心慌都只是湊巧。

更何況,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當我第一次見到妳和他一同出現我面前時,
妳對他的那些親暱小動作,
就已證實了之前我在心底的猜想。

面對這段不確定的關係,
妳的思緒很混亂。
妳很努力地想要告訴我現在的感受,
但我卻只見妳失去了原有的表達力,
妳能說得出口的,也僅限於跟我描述妳和他之間所發生過的種種片斷。
一、點、都、完、整、不、起、來。
就像是妳現在的思緒一樣,
碎成一塊一塊,只能任由愛情海波浪東飄西盪。

說著說著,妳就在研究室裡掉下眼淚了。
這回,訝異的人變成是我。
人稱濫情的我倘若是不小心在人前掉下了眼淚,
相信任誰都不會因而感到有什麼好奇怪的。
但是,向來這樣倔強不服輸的妳,
居然會在這樣無預警的情形下就這樣哭了起來,
說真的,一時之間我還真是手足無措。

所幸,在我的無意義笑語下,
妳還是破涕笑了。

最後,我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所以妳問,『那妳覺得我的勝算有多少?』
見我沈默不答腔,
妳又重覆了幾次剛才的問題。
只是,妳每重覆一次,
妳的聲音就愈來愈微弱,
微弱到近幾乎聽不見了。

終究,我還是沒能對妳說出我的答案。
因為我知道,無論現在我對你說了什麼,
依舊是動搖不了妳對他的迷戀的。

當下,我只想到了一首歌。
恰巧是昨夜朋友傳來的,
那或許也是妳現在的心情寫照。

What Can I Do?

I haven't slept at all in days
It's been so long since we've talked
And I have been here many times
I just don't know what I'm doing wrong

What can I do to make you love me
What can I do to make you care
What can I say to make you feel this
What can I do to get you there

There's only so much I can take
And I just got to let it go
And who knows I might feel better, yeah
If I don't try and I don't


我也不知道what can you (I) do.
現在,我所能說的也只有那老話一句。
記得要對自己誠實,還有,別忘了要多保護自己一點。
妳我心裡都該明瞭的,我們誰都不是玩得起愛情遊戲的料。

無論最後的結果是怎樣,
衷心期盼妳能順利渡過眼前這個難關。



【後記】
這就是我依約為妳寫下的這一段。
[PR]
by ennsinn | 2005-08-23 03:05 | ― 告解室 ―

【告解室】 湊不到...

頭好痛啊!
Yin,我跟妳講,
我實在是湊不到五個怪癖耶... 
目前只想到一個...
那那那...
還請妳耐心等等我啦!

(問我自己還不如來去問我那些損友們,
說不定他們隨隨便便就可以講十幾個出來給我選,哈!)
[PR]
by ennsinn | 2005-08-23 01:07 | ― 告解室 ―

【告解室】 你要的幸福

咳咳咳,豆神父又要胡亂開講囉~


信徒:保密
病狀:單戀
時間:超過二年
現在:決心要豁出去告白了


豆神父:
只要自己還有對某個人有喜歡的感覺
那就表示自己還很年輕啊!
至少,有目標,至少心裡有個依靠
那個依靠是
如果她能明瞭你的心意是最好,
就算不是
她對你來說也不會減少任何重要


信徒抗辯:如果被打槍,我就去愛別人


豆神父:對啦, 你們臭男生最不可靠了


信徒:難道要守著一個沒未來的樹????


豆神父:
那當然不是
能在心裡喜歡一個人是很美的
記住與他眼神交會時的悸動
就算她已經結婚了
就算她已經有男朋友了
就算在她心裡是多麼無所謂
但是記住那份喜歡的感覺
也未非不是種幸福
得到的,不一定都是最好最美的


信徒:○,妳現在是怎樣!(○之內容不雅,有損本台之高級氣質,所以消音之~)


豆神父:沒叫你放棄,也沒叫你硬撐下去啊
我說過了,全看你自己了,反正那是你自己的人生嘛!


信徒:這句真機車


豆神父:機車之人必有坦誠之處... (哇哈哈哈)


豆神父:不講了,撤...


信徒:妳真的是可以再機車一點...


以上,豆神父之不負青任之亂亂講結束~
下台,一鞠躬。

(其實這些內容我昨天也才剛被○○○開導過而已...)
[PR]
by ennsinn | 2005-08-07 02:07 | ― 告解室 ―
Time will help everything.

Not Only Me,
But Also You.
[PR]
by ennsinn | 2005-08-02 01:01 | ― 告解室 ―

【告解室】 機車

我想,我應該是踩到地雷了,
儘管,我真的不是有心或是惡意的。
我只是半帶玩笑地(不過可能真的是有點機車)
拒絕某人的午餐邀約而已(可是我又沒有失禮而且他又不是只約我一人)
結果對方就用更機車語氣回了我一句,說,

『無所謂更好,以免發表沒過 說我害妳影響心情』


吼,雖然只是玩笑話,
但是這怎麼可以拿來開玩笑呀!
真是機車咧~


突然想起秋神父之前寄給我的一則內容
『你好機車!』 翻成英文要怎麼講?




(答案就快出現了)




(你猜出來了嗎?)




(我要說答案了哦!)




(答案就是... )




『 Hello Motorcycle! 』




(不要打我啦~ 我今天也算是半個受害者! )
(某人會不會也在他自己的blog裡抱怨我呀,哇哈哈哈~)
[PR]
by ennsinn | 2005-07-17 01:08 | ― 告解室 ―

【告解室】 差勁

你知不知道自己很差勁啊!
你以為全世界的人就只有你一個人在忙嗎?
你以為全世界的人都沒有寫過論文嗎?
你以為每天工作的人們就很輕鬆嗎?
你看看你自己,只是區區寫個論文而已,
自己的情緒管理就不知道跑到哪裡了,
你真是沒用又遜斃了你!!!

不要懷疑,白豆花我就是在說你!!!


(對自己很生氣的無力感)
[PR]
by ennsinn | 2005-07-03 20:53 | ― 告解室 ―
せっかくのご好意、誠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けど、
結論としては変わらないと思います。
(若しくは、決意したと言った方がより正しいかも。)
何卒ご了承ください。

             悪魔より
[PR]
by ennsinn | 2005-07-02 00:58 | ― 告解室 ―

【告解室】 坦白


        寫出來的,不見得是假的。
      沒寫出來的,也未必從沒發生過。

b0063595_22131241.jpg
[PR]
by ennsinn | 2005-06-15 22:03 | ― 告解室 ―
後來,她一直只是個聽眾,
她從不主動問起有關他的消息,
倘若朋友提起他的事情,
她也只是靜靜聽著。

對她而言,他也只是一個「朋友的朋友」而已。

早在兩個月前,她聽到了有關他新交了女友的傳聞,
不諱言的,她的心情是有低盪了幾天。
那是一種很複雜的心情,
連她自己也不能理得清的困沌。
再加上,在很後來很後來的現在,
她才知道了當時之所以不能繼續在一起的一些「不可抗力」原因,
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是在為過去嘆息,
還是只是在嫉妒他現在這樣的幸福。


前一陣子,朋友告訴她,
他打了越洋電話來,主動問起了她的消息。
他問,她幾時會畢業,她最近好嗎,她今年會回台灣嗎?
朋友只是簡單地回了幾句,
但並沒有告訴他,其實她人正在台灣。

朋友反問他,聽說你交了新女友了?
他訕訕地回,『沒有,那只是朋友而已。』

朋友一五一十地把他們的對話說了給她聽。
她還是聽著,不過,不再有任何情感上的波動了。
她只是聽著,然後說,『都無所謂了。』

對她而言,
過去已經是回不去的,
而在她往前看的目光裡,
並沒有他的身影。

朋友瞭了她的心意,
很識趣地結束了有關他的話題。
或許,他們永遠再也不會提起他的名字了。
因為,他也只不過是,她的一個「朋友的朋友」而已。
[PR]
by ennsinn | 2005-04-08 01:25 | ― 告解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