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My Tokyo...          (drawn by Yichun)


by ennsinn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 練習板 ―( 16 )

【練習板】 自白

下午五點半,漫長且無聊的工作終於可以結束了。
拖得疲憊的身軀爬到停車場,
開了車門,整個身體就往車裡堆。
啟動引擎後,趁著暖車的空檔調了調兩側的後照鏡角度,
很自然地,也順便照了一下自己的樣子。
我在微沾灰塵的後照鏡上看見了今早剛刮的鬍渣一下子又冒了幾根出來,
習慣性地用手摸摸下巴感受到那微刺的痛感。
我對著自己吐了一口氣,並且笑了。
是的,我是笑了,心想著,好險今天沒有和你約碰面,
不然就要讓你看見我的這等模樣。

我是多麼多麼努力地,
想要在每一次出現在妳面前時,
都能是最完美的那一面的我。

都已經十月多了,
但天氣卻還是悶熱得很。
我將車內的冷氣開到爆冷,
依舊是滅不了一路塞車讓人心浮氣燥的無名火。
我被困在長長的車陣中,
還有那不深不淺的對妳的想念。

是的,我很想妳,
尤其是,我很想念和妳一同奮鬥的那段時間,
儘管只有短短的兩個多月,
但卻是我記憶中的一段長長幸福。

身為同期新人的我們,
有驚無險地好歹也撐了這麼多年,
終於從菜鳥熬成半生不熟的老鳥了。
那時,立在我們面前的考驗是一項具有象徵性的昇等考。
過了,荷包就能迅速往上跳,
沒過,就只能守著三萬出頭的薪水慢慢熬。

這等攸關「身家性命」的翻身時機,
怎能讓它白白地從手中溜中。

於是,我們說好要一起努力。
那時的我們約定好每晚要到離公司還有一段距離的圖書館去K書。
我知道若是在大家都下班的那個時段開車去那圖書館的話,
肯定是耗在車陣裡的時間多過於實際所需之路程時間。
這樣子實在是太浪費時間了,
把我能和妳相處的那段寶貴時間都浪費掉了。
為了能多和妳相處多一點時間,
將代步工具從汽車換成機車則是我的不二選擇,
儘管,騎機車上班會拉長通勤時間,
但我卻貪婪地寧願拿那些漫長的浪費
以換許多一些可以和妳共處的時光。

我們在下班碰面後,
總是一起吃晩飯的。
習慣性地我就是喜歡走在妳左手邊,
最愛看妳每回看著眼花撩亂的小吃店困惑的表情,
妳那微微噘起小嘴的左臉顯得特別的孩子氣,
卻也是我被妳深深吸引的地方。
妳就是這樣子的,是個十足的傻女孩。
我也並不是只看見妳的美好,
只是妳的缺點所佔的比重,
也遠遠不及那千分之一的妳的好。

不曉得是誰說過類似的話,
無論在別人眼中的你是多麼的不完美,
都無損及妳在我心中的所有美好。

是的,我捫心自問,
把妳那些美好穩穩的確保在我心裡的,
是一股名為「迷戀」的力量。
是呀,我真是為妳所深深迷戀著。

迷戀妳的我總是很容易就因妳而快樂著。
即便是一同傷腦筋想要吃什麼晚飯好的短暫,
即便是同桌而坐埋首苦讀的漫長,
即便是一轉身不小心碰觸的瞬間,
即便是談話中不經意的眼神交會,
即便是妳和我笑著說再見的離別,
再再都讓我有著被愛情包圍著的幻覺。

朋友笑說,那只不過是我的自編自演的「假性愛情」而已。
我說無所謂,我只想好好把握現在的每一刻,
不願貪求太遙遠的長久。

叭叭叭───
後面傳來的急促喇叭聲中斷了我的思緒,
急急忙忙地我只得跟上了前頭的車潮,
繼續開往回家的路。

回到家吃了飯洗完了澡,
正想窩在電腦前混一混,
就在這個熟悉的時間點,
門鈴響起了。

是我那交友不慎的那十幾年的老同學來了。
話說她這陣子在找工作,
但是家中沒有網路可用極為不便,
於是腦子一動就動到我這裡來。
唉,誰教我離她家也只不過三分鐘的路程。

寒暄還沒三兩句,
老同學整個人的視線及心思完全放在電腦螢幕前,
猶入無人境界之高深專注。
她向來是這樣子的,這麼久以來我也習慣這種相處模式了。
胡亂抱了幾本書,我走到客廳裡開了電視漫無目的地轉。

突然,房間裡傳來一陣驚呼聲,
我急急忙忙地跑去瞧個究竟。
原來,是妳在電腦那頭用skype呼叫著。
老同學很識相地讓出電腦讓給我,
她完全知道妳的一切之於我是多麼的不想錯過。

她靜靜地起身不想有所打擾,
就在轉身離開的時候我拉住了她。
我用著靜默無聲的口語對她說了聲謝謝後,
還不忘補上一句「記得把欠我的那篇早日寫來」。

這就是,這篇自白的由來。
[PR]
by ennsinn | 2005-10-16 22:16 | ― 練習板 ―
當時針走到七的位置,
你已如約抵達老地方,
然而我卻還待在家。

是的,我失約了,
在我要離開這裡的前一晚。

過了今晚,
將你我隔開的將不只是海岸和海岸的空間距離,
而會是無止盡的跨越不過的現實差距。

當分針跨過三的位置時,
我的手機在桌面振動著。

手機在沒有人接的第十九秒停了,
然後,隔了十秒鐘後,
又再重新振動了十九秒。

我知道那是你打來的,
但是我卻是沒有勇氣去接。
看著手機螢幕上的訊息不斷地更新未接來電的通數,
我的心隨之也往深淵裡沈。

其實,我並不是那樣鐵石心腸的人,
我並不是沒有動搖過,
尤其是在這最後的時刻。
只是呀,即便是我是這麼地喜歡你,
我還是不希望讓你看見任何端倪。

在我心中有一個評分表,
評的不是你的好壞,
而是我和你的未來。
可惜的是,
我找不到任何一個可以說服自己繼續和你走下去的理由。
於是,我無法對你像是飛蛾撲火般勇敢去愛。
我只能不斷地築起防火牆,
以防自己一不小心就越過了理智那條底線。

然而,我並不是那麼完美的演員,
可以把冷淡無情詮釋得那麼真。
你也並不是那麼地心思駑鈍的傢伙,
要不然我也不會被你所深深吸引著。

也不知道該是慶幸抑或是註定,
我們之間所剩的時間太少,
少到不足以讓情感在這場拉据戰中有勝出的機會。
我知道你還想再做一次最後的確認,
你跟我們的好友說,
非得要親眼看著我說出那句,
你才肯放棄。

於是,你和我約定在今晚七點在老地方碰面。

分針不斷地靠向九的方向走,
手機那頭的振動也更頻繁了。

我把手機放得遠遠的,
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接起了它,
深怕一聽到你的聲音就會軟弱地哭得淅濿嘩啦。

屋子裡是空著的,
沒有電視可以開得很大聲用來蓋過手機的振動聲。
我的心裡也是空著的,
但是卻沒有想要讓你走進來的打算。

終於,分針越過了零的另一頭。
你傳來最後的一封訊息。
『妳自己多保重。』
然後,手機就此無力地癱在原地,
如同我那沈到深淵最谷底的那顆心一樣地寂靜。

我嘆了一口氣,但沒有哭泣。
與其阻止自己再這樣繼續喜歡你,
倒不如想辦法讓你討厭我還來得容易。

或許在我心裡也有些小小的得意,
即便是我不能說出我喜歡你的任何訊息,
但是對於你對我的所有付出,
我並不是不感到幸福的。

但我終究還是做出了決定。
如果沒有開始就沒有結束,
更不會有所謂的傷心。

眼看著離別在即,
我只能淨對著一箱箱打包好的行李失神不已。
直到響亮的門鈴劃破了夜晚的寧靜。
[PR]
by ennsinn | 2005-10-02 04:30 | ― 練習板 ―
我知道妳就要走了,
而且我知道,
妳是不屬於這裡的。

但是,當愛情來的時候,
誰也擋不住那誘惑。

我曾試探過妳的心意如何,
但是妳總是巧妙地躲過。
如果可以的話,
我是多想拉住妳的手,
說,『別走。』

但是,終究我們都是軟弱的。
你我都不肯面對,
卻又不捨得放手。

我們剩下的時間是如此的短暫,
我不想讓我假裝的無謂變成今後的遺憾,
所以我想聽妳親口說,
無論答案是什麼,
我都要你看著我的眼說這麼一遍。
因為我相信,眼睛是不會騙人的。

七點不到,我就到了我們約定的老地方。
這裡來來往往的人很多,
但我只想看見妳一個。

我的心是如此地不安,
不停地往妳可能來的方向尋找妳的身影。
對面高掛的鐘提醒著我時間已然過了我們約定的七點鐘,
但我還想再多等妳一些。

時間的漏斗時時刻刻地流,
我也並非不明瞭妳遲到或是不到的理由。
但是,我就是希望能再多等妳一些,
儘管妳回頭的機會也只是渺小得近乎於百萬分之一的些微。

終於,我等妳整整一個鐘頭。
妳從沒讓我如此等過,
如今,我懂得了。
原來等待的滋味,竟是如此地難受。
此刻的我,牽掛的人是妳,
但是愧疚的卻是另一個她。

現在的我,其實是和過去的她很像的。
她對我的包容是那麼無止盡的,
彷彿是只要我能在她身邊,
一切便已足夠。
我曾經也以為在她那溫柔的一片天空下生活,
應是可以滿足的了。

直到遇見妳之後。

別問我愛上妳的理由是什麼,
愛情不就是這樣子的嗎?
所有的理由都只是為了詮釋愛情合理化的藉口。

然而,在時針跨過七時一刻之後,
我的心也猶如氣球般地萎縮了。

我該繼續等下去,
還是轉身就得走?
我試圖壓抑著內心慣有的理智,
一次又一次地說服自己妳只是遲到而已。

終於,時間跨越了我和妳約定的時間,
更甚者,已經超過了一個多小時。

我雖然是如此地喜歡妳,
但卻是不想就此被妳看輕。

於是,我撥了最後一通電話,並且留了訊息,
說,『妳自己多保重。』
但我其實想說的只是 『別再逃避了』

訊息傳過去了。
一秒一分地過,卻不見妳有任何的回應。
就如同妳不見在這個熟悉的街頭。

天色已暗下,
街頭的燈火亮成一片。
我是多麼希望再陪你走一段,
我不企求妳給我什麼承諾
我只希望能聽見,
妳也想和我繼續走下去。

但妳的不到終究還是讓我清醒了許多。
我知道再多的等待也只是空等,
妳是不會來的了。

於是我選擇離開。
後來的一路上,
我在心中重覆地哼著那首歌。


【把悲傷留給自己】

能不能讓我 陪著你走
既然你說 留不住你
回去的路 有些黑暗
擔心讓你 一個人走

我想是因為 我不夠溫柔
不能分擔 你的憂愁
如果這樣 說不出口
就把遺憾 放在心中

把我的悲傷 留給自己
你的美麗 讓你帶走
從此以後 我再沒有
快樂起來的理由

把我的悲傷 留給自己
你的美麗 讓你帶走
我想我可以忍住悲傷
可不可以 你也會想起我

是不是可以 牽你的手呢
從來沒有 這樣要求
怕你難過 轉身就走
那就這樣吧 我會了解的

把我的悲傷 留給自己
你的美麗 讓你帶走
從此以後 我再沒有
快樂起來的理由

我想我可以忍住悲傷
假裝生命中沒有你
從此以後 我在這裡
日夜等待 妳的消息

能不能讓我 陪著你走
既然你說 留不住你
無論你在 天涯海角
是不是你 偶爾會想起我
可不可以 你也會想起我
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


不知不覺中,我竟是走到那個熟悉的巷口。
彎進巷子裡,卻發現妳家裡燈是暗著的。
妳終究是不在的,妳的心和妳的行蹤一樣,
讓人難以追尋。

我倚在妳的門前,
雙腳淨是使不上力離開。

妳還會回來這裡嗎?
其實,我並沒有把握的。
我只是很單純的,
不想放棄這最後一次機會,
莫名的,我只是很努力很努力地,
想聽妳說那一聲,
『Let's fall in love.』

我累了。
雖然我也是個男人,
但是若沒有妳給我的力量,
我也只是一個没没無力的小卒而已,
一點都使不上力。

我頽坐在妳門前,
不自覺地就哼起了那首歌「把悲傷留給自己」

這樣的夜實在是太寧靜,
靜得自己都能聽見自己的心音。
即便是看似堅強的男人的我的心,
也都只是有著肉做的脆弱的心靈。

夜愈深了,我已近幾乎完全放棄了。
縮坐成一團的我起身想往回家的方向走,
一不小心地,卻觸碰到妳那屋外的門鈴。

我聽見屋裡也傳來門鈴的聲響,
卻也看見妳那灰暗的房門被拉開了,
拉出長長的一條亮亮光線。

是的,妳開門了。
[PR]
by ennsinn | 2005-10-02 04:29 | ― 練習板 ―

【練習板】 missing

miss這個字,
意謂著「思念」,卻也是「錯過」。

------------------------------------

大清早不到九點,電話就大剌剌地響了起來。
全家人沒有一個人願意爬出房間去接那電話,任由它響著。
這時候又開始想抱怨沒有無線電話的不便,
以及這不識相打來擾人清眠的大混蛋。

爬出房間,接了電話。

『喂...』

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男聲,霹靂拍啦地就蓋過我那微弱到猶如在說夢話的那聲喂。

『啊妳還在睡哦!』真不曉得你哪裡來的精神那麼好。

『嗯!』我的腦子還沒清醒,能從我口中冒出的只有單詞一字。

『那還不快起床!妳忘了我們說好今天要一起去買耳環的事了囉!?』

『對吼!』我怎麼連這個都忘了啊!

『可是,現在九點還不到啊!不用那麼趕吧!』

『我知道妳最會賴床了,所以才要提早先叫妳起床!』
 
『哦... 』我連現在都還是閉著眼睛在講電話。

『我過半個小時後就去接妳,到妳家樓下再打電話叫妳下來!』

我也忘了我是怎麼回答你的,我只記得,當你到我家樓下狂打電話上來時,
我才真正爬離我的愛床而已。

原本以為讓你等那麼久,你一定又會開火數落我。
然而,這次你卻是什麼都沒說,
一句怨言都沒有。

我坐上你的車,你只是對著我笑了笑,很溫柔。
都已經讓你等了那麼久,我也不好多說些什麼。
你發動車,靜靜地開往忠孝東路的S百貨。

車子過了兩三個彎,就平穩地上了高速公路。
我原本想用一些五四三的話題打破你我的沈默,
轉過頭,卻見你那開車的右臉,專注得很。

我想起我們大一剛認識的時候,
每回考試我寫到沒東西好寫,無聊到東張西望時,
總是會瞄見坐在我身旁的你專注地很。

看來,有些事一直都沒有變的。
一如,你的專注,和我們之間的情誼。

其實,我不是不懂的。
老早在大二時,我就知道你是喜歡我的。
我脾氣那麼差,個性衝動常常得罪人,
做事又是東忘西忘,更要命的是我每次都遲到,
但是你每次總是唸過就算,
而且每當我一有心事,你總是第一個眼尖地發現,
或許跟我講許多個無聊的玩笑逗我笑,
或許是陪我看場電影外加吃頓飯,
或許是就靜靜地聽我發牢騷,
有一回我忍不住地在你面前掉了眼淚,
你居然是轉過身不看我,然後把面紙遞給了我。
你總是那麼懂我,
知道我那死愛面子的個性是不願讓人看出我的脆弱。
你始終都是在我身邊的,
而且,和我靠得是那麼近。

你有這麼多的好,
但是,我們依舊只是好朋友而已。
這幾年來,你也曾未跟我表示過什麼。
反倒是我,一定很讓你傷心了吧?!
我從大二到現在為止,
前前後後也歷經了三任男友。
唯獨你,還是一個人。
我不是不曾想過我和你之間的可能性,
但是,我的心裡有個小小的聲音,
說,『他就是我要的Mr. Right嗎?』
我以為在我心裡二十幾年來所刻劃的那個樣子就是我所期待的粉紅色的夢,
所以那三任男友全都是比我年長,個性成熟穩重,
而且對我總是有點大男人的霸道。

然而,歷經這三次的感情失敗,
或許也正驗證了感情不能光是粉紅色的夢想而已。

於是,我停了下來,不想再玩愛情的遊戲。
慶幸的是,你還沒有離我很遠。

畢業後的我們,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在你去當兵的兩年中,我們還是保持聯絡著。
那時儘管身邊還有其他的追求者,
但我總是很期待你當兵放假北上來找我。

有一回,不曉得我是哪根筋錯了,
我居然開口跟你說,
『如果我們到了三十歲,都還是單身一個的話,那麼就湊合湊合吧!』
你聽了,淨笑著。
撇下了一句,『衝著你這句話,我一定要加油!』

我很訝異我居然對你開了這樣的承諾,
但心底一直是任性地認定你一定可以等我到最後。

然而,在我們都二十九歲的今年,
你告訴我,你愛上了別人。
你在愛情裡的樣子,是我前所未見。
你整夜傾訴你對她的思念,
你鎮日為她神魂顛倒,
你無時無刻都想待在她身邊,
你的生活重心所有話題都是圍繞著她。

而我,只能看著這樣的你,失落著,並且嫉妒著。
這原先該是屬於我的幸福,
如今卻猶如一陣風,
輕輕地,輕輕地從身邊悄然掠過。

錯過的,就難挽留。

想到這裡,我的心就沈了,臉也不敢再望向你,
側向窗外的另一頭。
我開始後悔我今天陪你走的這一遭。
我並沒有那麼大方的,
可以大方到見證你的幸福,
或者是可以誠心誠意地化身為你和她的丘比特。

我想耍賴,我想撒嬌,說,我後悔了,
請你別離開我。
但是,我說不出口,尤其是都已經是這般田地了。

近中午的假日,意外地車流居然不多。
車子平穩地下了交流道,很快就看到目的地S百貨。
你開始在附近找起停車位,在巷子裡東轉西彎。

我問你,可以放首歌來聽嗎?
你說,我們就快到了。
但我依舊是不理睬你的回應,
我在你車上的cd架台上,挑了一片。

cd隨著托盤滑入,
流瀉出張雨生的朗朗歌聲。



天天想你

當我佇立在窗前 你愈走愈遠
我的每一次心跳 你是否聽見
當我徘徊在深夜 你在我心田
你的每一句誓言 迴盪在耳邊
隱隱約約閃動的雙眼 藏著你的羞怯
加深我的思念 兩顆心的交界
你一定會看見 只要你願意走向前
天天想你 天天問自己
到什麼時候才能告訴你
天天想你 天天守住一顆心
把我最好的愛留給你



聽到最後,我還是不爭氣地把淚流。
然而,這次我卻不敢奢望你還會像從前那樣,
那麼地細細地呵護著我。

『很抱歉,我想我是沒辦法陪你去選禮物了。』
我用著哽咽的聲音說著。
先前一直很專注地在找車位的你被我嚇了一跳。
你在路邊停了下來,想我問到底怎麼了。
我怎麼能說啊?這叫我怎麼能說啊?

我不想讓你再有追問下去的機會,
開了車門就走。
那條路恰巧是單行道,
後面的車隊不斷地按著喇叭要你往前開。
就這樣,我們兩個不斷地繼續往前走,
只不過是彼此兩個不同方向。

離開你之後的我,手機關機,
一個人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行走。
這個時候,我只想一個人好好靜靜。
不知不覺的,我又走到大學時代我們最常泡的那家星巴克。
我選了個靠窗的位置,
攪著冰塊溶化殆盡的冰咖啡,
卻是一口都喝不下。

無力。
我是到現在才知道,
你對我有多重要。

天黑了。
四處霓虹亮起,
更是照亮我的心慌。
今晚,你去赴約了嗎?
你是否還是選了個美麗的耳環,
輕輕地掛著她耳上...

我不敢再想。
心中縱使猶如千軍萬馬亂竄,
我也只能假裝一切如常。

走出了咖啡店,
腳底輕飄飄的,
因為,少了心的重量。

轉進靠近家的那條巷,
卻發現,
你那倚在門前的影子被路燈拉得好長。

而我,卻不知該如何走向前。


【後記】
親愛的,我還記得你要我別再寫悲傷的結局。
所以我給了他們一個不算太壞的伏筆。
事實上,這個故事裡面有一半算是真的,
有一半算是我自己的疑猜。
但是重要的是,我是真的希望文中的男主角能辨明白,
哪個才是最適合他的愛。
(當然,女主角不是我,大家可以省力氣別胡亂猜了。)

這是遲來的情人節獻禮,
也是開台第三百篇的紀念作。

祝有情人,終成眷屬。
[PR]
by ennsinn | 2005-08-14 02:55 | ― 練習板 ―

【練習板】 彩虹


                       你是灰鬱天空裡

 
                          唯一的

   
                        美 麗 奇 蹟
b0063595_164282.jpg


                          會不會

                         你對我的好
                        
  
                         也只是一抹
 
                          短暫的

                         
                           雨 
                           後
                             綺
                           麗
[PR]
by ennsinn | 2005-06-13 01:15 | ― 練習板 ―
今天,接到你打來的越洋電話
話筒那頭的你,用著不急不徐的口吻跟我說
你和她在一起了

你說,你戀上了這樣有她的生活
雖然你們的距離不算太近
但是你們彼此的努力
每天都讓心的距離更拉近一些

你說,你不再害怕獨自一人醒來的清晨
是她,化開了你心中的那片陰影

每晚掛斷電話前
你總是央她翌日起床時
能夠順便叫你起床
她也總是在電話那頭軟軟地笑著
抱怨著你說,是你太愛賴床
其實,她哪知道
你向來都是不遲到不賴床的
你只是想要
在清晨聽到的第一個聲音
是她

清晨七點一刻
電話那頭傳來她溫和的聲音
喚著你快些起床
電話這頭的你
總是用含糊不清的話語回應著她
其實,你早就起床了
因為期待聽到她的聲音
你反而比以前起得更早一些
你只是在接起電話的那一瞬間
故意裝作還沒睡醒
讓她有著morning call的成就感

你說,純粹只是想聽她跟你說
『記得要想我』

我說,在她面前,你還是真像是個任性的長不大的小孩
你回,是呀,那樣子溫柔的她給了你像母親般的安全感

說到最後,我們都笑了
[PR]
by ennsinn | 2005-06-07 00:48 | ― 練習板 ―

【練習板】 膽小鬼

年紀愈大

膽子愈小

因為,害怕繼續往前走的不安

於是,寧可屈於原地踏步的怯懦



像這樣子的膽小鬼

一如你我
[PR]
by ennsinn | 2005-05-03 22:11 | ― 練習板 ―

【練習板】 流動

極地冰海 有著 

看似千年不變的靜謚模樣

可,在它那厚實的冰層底下

此時此刻 卻有著



緩慢的莫名流動。。。
[PR]
by ennsinn | 2005-05-02 23:17 | ― 練習板 ―

【練習板】 十五分鐘

在那短短的十五分鐘內,
我突然討厭起自己來了。
我是在跟你生什麼氣呢?
想不通想不通想不通...
但是,我就是快樂不起來。
雖然,再過十五分鐘後,
我們就要再見面了。

十五分鐘後,
掛在餐廳大門上的搖鈴響了起來。
一抬頭,卻發現走進來的人不是你。
『可惡,你總是每次都讓我等!』
我在心中嘟噥著,
但我心底知道自己氣的不是你的遲到。
我氣的是,自己竟然對你很在乎,
在你撥了電話說你會晚點到的那通電話後。

你說,你會晚點到。
你說,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你說,敬請期待。

其實,我對你所說的期待是沒有什麼期待的。
只是,我聽到了話筒的那一頭,依稀傳來女生的聲音。

這,就是你說的驚喜嗎?
而所謂的特別的日子,
指的就是你又和她在一起了嗎?
原來,今天我的角色只是你的幸福見證人,
並不是像我自己所想的多年老同事的敍舊。

我的臉上始終擠不出一絲笑容出來,
連假笑都裝不出來。
服務生走了過來,想要再幫我倒滿快被我喝乾的水杯,
卻被我訕訕地揮手說 『謝了,不必加水』
我不敢拿出鏡子看現在的表情有多糟,
甚至,我有臨陣脫逃的打算。

真是打擊太大了。
從來沒有意識到,
在我心裡竟有這樣的化學成分在攪動著。
而且,罪魁禍首居然是你!!!

我長嘆了一口氣,
卻還是理不清情緒。

一陣鈴聲又再響起。
是你,走向了我。
在你的目光迎向我的那一刻,
我把複雜的情緒用久等的無奈表情來覆蓋。

反射性的,
我往你的身後看。
我只是想證實,
剛才我在心裡揣測千百遍的可能是不是真的?

站在你的後面,
的確,有一位女生。
約莫二十來歲,短髮,
穿著你愛的那種年輕打扮。

我的臉和我的心一樣,
頓時垮了下來。

女孩對著我這個方向笑了,
向我走來,
卻越過了我,
走到了我身後的那桌也和我一樣等候許久的男生旁坐下。

我目光就這樣跟著她,
直到她坐了下來。

你走近,往我的頭際一擊,
用你慣用的沒禮貌的語氣說,
『喂,幹嘛偷看別人?』
『哪有,我可是光明正大地看,好不好~ 切!』

你沒聽我廢話太多,
連坐都不坐,拿了帳單就往結帳台走。
落著你身後的我,聽見往前走的你的聲音往後飄。
『走了啦~』

一頭霧水,卻還是愣愣地跟著你走。
付了錢出了餐廳,你快步走在我的很前面。
我趕不及你,沒好氣地問,到底要去哪裡?

『不就說了,今天是特別的日子了嗎?』
『啥特別的日子呀?你是今天被加薪還是被裁員了啊?』
冷不防的,你停了下來,又往我的頭頂打。
『你都從國外留學回來了,怎麼氣質還是那麼糟呀~』
『我咧~』我大力地往你那光亮的皮鞋踩,你痛得大呼小叫。

『哈哈哈』看著你哇哇叫的我,
一下子就全忘了剛才自己嚇自己的壞心情。

你儼然就是一付君子不和小人鬥的嘴臉,
自己逕自地繼續往前走。

走到「LaNew」皮鞋店前,
你停了下來。
你指的那家店,說,這就是我說的特別的日子。
那店的外面大大地拉著紅色的布條,
上面寫著『五折特價,限今日』。
『啥?你說的,就是這個哦?』我又白了他一眼。
『沒啊,我就想說你剛回來要找工作,
想說買雙好穿的鞋送你當就職禮物,
剛好今天有打折...』

『是哦~』原來,事情是這麼一回事的哦?
我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拉著他轉身就想走。

『你幹嘛?嫌這家店不夠高檔哦?』被我拉著走的你停住了腳步。
我也停住了,轉過頭,看著他。
用著我少有的和顏悅色,
注視著他的雙眼,
然後緩緩地對著他說:
『先生,在買鞋送我之前請先把我餵飽吧~ 我已經餓到不行了...』
換他白了我一眼,一副受不了我這個一天到晚喊餓的大飯桶。

而這回,我什麼都沒有反駁,只想快快去吃飯。
再怎麼說,我哪能坦白地告訴他,
胡思亂想以及吃醋也是很耗費力氣的,
儘管,只有那短短的十五分鐘...
[PR]
by ennsinn | 2005-04-10 02:15 | ― 練習板 ―

【練習板】 走近一些

午後十一點零六分,我回來了。

和往常一樣,
一回到家開了電腦,
固定地把outlook的信收下看完刪除,
然後再看看台灣又發生了什麼怪新聞,
在茫茫網海晃來晃去的結果,
到最後都只是想靜下來寫些東西給你。

我的生活很平淡,
想寫些東西給你是我努力儘量不讓你覺得離我太遙遠的唯一方法。
你,能不能也走近我一些?
[PR]
by ennsinn | 2005-03-17 23:44 | ― 練習板 ―